No Vacancy

想到啥搞啥

【all岳】非典型囚禁

洋哥第一视角
畜牲产出 不接受的别点噢
评论走链接

【赫恺】演员和歌手(3)

主赫恺,超恺友情向

结局he

在这里说明下,凡是有段落之间有“-”符号的都表示场景切换。

  
Chapter3

班机抵达伦敦正好是当地的午夜,秉着倒时差的念头,办理好酒店入住手续后,两人忍着瞌睡迈进了离酒店最近的一家清吧。

     
郑恺招呼酒保要了两杯黄油啤酒,随后便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以前也没见你那么爱喝酒的啊。”邓超打着哈欠,语句含糊不清地开口。

     
郑恺正盯着啤酒酒面上浮着的一层厚厚的泡沫出神,没怎么认真听邓超的问话,于是随意地点了点头。

     
可能是太困的缘故,一向多话的邓超也安静了下来。

     
一时,气氛微妙的有些诡异。

      
郑恺还在低头对着啤酒花发呆,对面的邓超拿着酒杯大口灌着。在清吧独有的轻音乐演奏下,再加上两人出众的外表,这样的情景竟然意外的养眼。

    
别桌的英国女生也看到了他俩,悄悄地互相讨论着,时不时指指点点地比划些什么,最后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

     
隐约听到照相快门声音的郑恺注意到有人偷拍,他微微皱眉,向那群女生打了个停止的手势,接着露出抱歉的笑容。
  
 
-
    
   
早上七点,正在熟睡的陈赫被手机铃声吵醒。

      
他艰难地起身拿起手机,眯缝着眼看着手机屏幕,看清来电人后,一瞬间睡意全无。

      
“baby算我求你了,你能不能找个正常的时间打电话?”陈赫哀嚎。

      
“不行!陈赫你忘了今天是我们音乐室成立五周年吗?五周年啊!!”电话另一头的女声明显比陈赫有精神多了,“十一点来饭局啊,老地方,大家都在。”

     
“什么玩意?我怎么知道老地方在哪?”陈赫还没反应过来,然而电话已经挂了,看着暗下去的屏幕,他默默地爆了句粗口。

     
这时想到baby说的五周年,陈赫神情一正,连忙去查日历。

     
今天是2013年6月29日,正好是他们音乐工作室成立的五周年。

  
想想自己还是特意挑的当年大学毕业的这天建立工作室,陈赫心里就涌起一丝暖意。

    
转眼间大学毕业也有五年了,他不禁感叹于时间的飞快。

    
陈赫想了想,如果大家都去的话,那他就知道老地方在哪了。

   
-
 
   
“现在几点了?”郑恺从睡梦中醒来,转头看到邓超坐在椅子上抱着个笔记本。

   
“八点多了,你昨天在酒吧里就睡着了,还是我背你回来的。”邓超见人醒了开口解释到。

    
“今天要去参加发布会?”

    
邓超应声道,“下午三点。”

    
郑恺一听便嘟囔起来了,“真搞不懂这些老外,最热的时候叫我们去。”

    
“十点我们还得去和律师见个面,你赶紧收拾收拾吃个早餐我们就得出发了。”邓超说,手指快速地敲击着键盘,“我现在在和他联系,他说让我们在星巴克等他。”

    
“星巴克?这么重要的事儿在咖啡馆见面?”郑恺翻身下床的动作一顿,不禁皱起眉头,出声质疑道。

    
邓超耸耸肩,无奈地开口,“大概是想省一杯咖啡钱吧。”

   
-

   
陈赫还没走进包间,就听到了里面大声的说笑声。

    
“来晨哥,为了咱工作室,干了这杯!”

    
“不不不我待会还要开车就喝果汁吧。”

    
“没事儿,到时候叫出租车嘛!”

    
他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推开包厢们,“怎么,baby你又逼晨哥喝酒啊?”

     
正喝得高兴的众人见到陈赫,一个个都喊着迟到罚酒。

    
“诶别啊我这来的路上堵车,你们这群人有点良心好吧?”陈赫嚷嚷道,向四周看了看“小鹿呢?”

    
“这家伙说什么陪女朋友过生日,真是有了老婆就忘了我们了。”baby撇嘴,说完意味不明地瞟了眼陈赫,“你也都二十八了,还不找一个?”

     
陈赫失笑,没有接话。

   
-

   
向出租车司机道过谢后,郑恺甩上车门,他叫住正在往前走的邓超。

    
“都......都带齐了?”

     
邓超一愣,看到郑恺微微苍白的脸色后他明白了。

    
“文件都带了,放心。没事的,流程很快结束的。”

    
郑恺点点头,他重复着。

   
“没事的,没事的。”

 
  
tbc.

啊写了半天赫恺戏份好少,我果然是个手术刀后妈粉orz

【超恺】办公室谈话

*趁着六一热还没过去赶快写一篇师生文
*哇之前一直写阑尾这还是我第一篇超恺诶XD
*纯属脑洞
  
下面正文:

     
     
因为心情不好,郑恺旷了四天课。

      
所以在星期五早上他听到班主任邓超叫他下午第一节课去他办公室的时候,他是毫不意外的。

-
       
“来一粒?”邓超从糖罐里倒出两颗糖。

      
“……” 郑恺对这种客套手段十分无语,然后毫不犹豫地把两颗全丢进了嘴里。

       
邓超耸耸肩,默默地看了看快到底儿的糖罐。

-
         
“其实呢郑恺同学,我是早就想跟你聊聊的。”沉默了一会后,邓超开口打破尴尬的局面。

        
郑恺面无表情地嚼着糖,心中毫无波动地等待邓超的下文。

          
“……”邓超心中暗想,通常这时候学生难道不应该愧疚地点点头什么的吗。

         
“先说请假吧,你光上半个学期就请了差不多半个月的假,是家里有什么事儿吗?”邓超担心郑恺的家庭是不是出了啥变动。

          
“没有啊。”郑恺摇摇头。

        
“那是怎么了呢?”邓超皱皱眉。
       
        
“不想上学呗。”如此诚实的回答让郑恺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邓超有些被噎住了,他咳了两声,“可是学生就是要上学的啊。

        
“谁规定的?所谓学生,只要在学东西的就都算学生,我自己在家里也在学啊。”郑恺边嚼边说,觉得这糖挺好吃的。

      
邓超愣了愣,哭笑不得地问,“哦?那你学啥了?”他觉得自己快被这小孩整蒙了。

        
“信息技术、乐理知识。”废话这四天玩电脑听音乐的时间可不是浪费的。

         
“……这些在学校也可以学啊,电脑课音乐课不都有吗?”邓超心里有句妈卖皮不知当不当讲。

        
“在家实践机会多啊。”郑恺正色道。

        
不行这天聊不下去了再聊我这心脏就不行了,邓超平复了下自己临近崩溃的心情,打算利用亲情打动郑恺。

         
“我跟你妈也谈过,她很关心你在学校的表现。”邓超身体向前倾,认真地看着郑恺。

        
“嗯。”郑恺想了想前几天他老妈在朋友圈晒的哈尔滨滑雪照,也认真地看着邓超点了点头。

  
“她昨天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感触很深,”邓超暗暗观察着郑恺的表情,觉得自己用对了招数,“她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多了好多白发,感觉这些年老了好多。”

   
“……”郑恺想了想他老妈染了差不多十几年的深棕发,抿了抿嘴,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所以你应该好好学习,别辜负父母对你的期望。”邓超觉得这回他心稳了。

    
“老师你还有糖吗,挺好吃的。”郑恺这语气并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因为话音刚落他就直接上手拿起了糖罐。

    
“???”邓超目瞪口呆地看着郑恺动作迅速地把所剩无几的糖都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老师,你也别操心了,我心里有数。”郑恺嘎嘣嘎嘣地咬着糖,注意到班主任脸上的精彩表情忍不住笑了。

     
“不是,恺恺同学啊,我知道你成绩好,但你也不能这么……”邓超在脑中飞快地想着有什么词可以恰当地形容郑恺,“这么自我啊。”

     
郑恺歪了歪头,心想什么时候改口叫恺恺了,“嗯?”

     
“啥事儿都没有就不来上学,不是太自我是什么?你说你,初中直升上来的底子多好啊,这回期中考光英语单科就年级第三,146啊多高的分数,怎么就不好好利用你的天赋认真学习呢?”邓超想知道这么优秀的学生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是年级第一。”

     
“是吗?”邓超其实是故意说错怕小孩骄傲,“我看你平时并没有在英语上下多少功夫啊,说明你只要认真就肯定能更好。”

    
邓超见郑恺没接他话,便接着说,“我研究了下你的期中考成绩,除了英语,整体都挺平均的,不过都不太算是出挑的成绩。”

     
郑恺抬了抬眼皮,等着邓超接着说下去。

      
“如果满分十分,你对你现在的努力程度打个分,你打几分?”

    
郑恺想了想,伸出一只手,“五分吧。”

    
“五分?我看你三分都嫌多,”邓超一下子笑出声,“郑恺,你有点小任性。”

      
郑恺扬起眉毛,“我怎么了?”

      
“三天两头请假旷课,要不是我跟校长说好话你早就被处分了。我不是怕你学习跟不上,而是怕你习惯了这种生活,以后到社会上可不能像现在这么闹着玩的呀。”

       
邓超是真的担心,像郑恺这样不守校规的学生他见得多了去了,可这么以自我为中心的、骄傲的学生实在少见。

     
郑恺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在回想什么。邓超也注意到了,于是问道,“怎么,你觉得我说你任性不对吗?”

      
“不是,之前也有人这么说过我。”郑恺眼中带着丝笑意。

     
“谁啊?”邓超问。

     
“老师你应该不知道,隔壁班的陈赫。”郑恺哼笑一声。

      
“哦,是不是那个在表彰大会上物理年级第四的那个?”邓超对这个人有点印象,一个很高的男生,总是跟郑恺一起上下学。

     
“对。”郑恺点点头。

     
“他理科挺好,你让他多教教你。”邓超心想这哥俩的成绩还挺互补,说完突然有了个想法,“郑恺,你文科怎么样?”
   
     
“文科?”郑恺明显一愣,“我不知道,我学理的文科都没怎么学啊。”

        
“那你中考文科科目考得咋样?”

           
“还可以吧,都上九十了。”郑恺想了想。

      
“那你咋不选文呢?”邓超问。

     
“陈赫拉着我选的,他说学理的脑子都棒。”

      
“……”邓超再一次被噎住了,“我就学文的啊,我脑子不棒吗?”

      
“是啊。”郑恺瞟了他一眼就移开了眼神,似乎看他一眼都觉得嫌弃。

      
“不是,这得按个人情况来,如果你理科实在学不上来,可以考虑选文的。”邓超停顿了下,补充到,“现在才高一上学期,落下的文科功课完全可以补上来的。”

      
郑恺眨眨眼,在认真的思索。过了一会儿,“好像我的确比较适合学文。”

     
“好,那我明天就跟教导主任沟通一下。”邓超满意地点头,他看看时间也快下课了,“你先回去吧,上课要紧。”

     
郑恺转身,没走几步就有被邓超叫住。

      
“对了,文科班的英语也是我带,别担心。”邓超冲郑恺扬扬眉。

      
郑恺眼角一抽,“老师,我的英语成绩跟你的讲课水平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

  
   
End.

喜欢的话就点小心心小蓝手呗ㄟ( ̄▽ ̄ㄟ)

【赫恺】演员和歌手(2)

主赫恺,超恺友情向

结局he

  
Chapter2

家中。

  
陈赫瘫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对着屏幕上那人的微信头像傻笑着。
   
  
点开头像,想翻翻他的朋友圈,却笑容一僵,显示出来的是空白。
 
  
啧......居然没对我开放?

     
心里想着,手上就给那人发了一条消息:“我想看你的朋友圈。”

    
盯着屏幕发了一会呆,也没等到回复,索性把手机锁屏,扔到了茶几上。

         
伸了个懒腰,起身走向房间,出来时手上多了一份文件夹。

      
“啊...还要谱曲累死了。”陈赫嘟囔着,身为一个创作型歌手,作词作曲大部分都得他自己弄。

      
他转着笔,思索着新歌的旋律,奈何脑子里全是那人的相貌。

      
郑恺给他的印象是张扬的,也是内敛的。就像他调的那杯酒一样,外表第一眼像奶油般显眼光鲜,然而内在的就像茶酒,内敛带着丝苦涩。

       
想着想着陈赫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头脑中的一条旋律也渐渐清晰起来。

      
他吹了一声口哨,迅速打开文件夹抽出一张纸,那刚刚的灵感记录下来。

       
半个钟头过去了,陈赫停下笔打算休息一下,这时手机响起了微信提示音,他立马抓起手机。

      
上面显示着郑恺的新消息:“我不对陌生人开放朋友圈。”

      
啧......这么冷漠?

       
陈赫飞快地打着字,明智地决定跳过这一尴尬的话题:你现在干吗呢?

       
此时正在首都机场候机的郑恺看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回复到:“上班呢。”
    
     
 -
     
     
在一旁翻着杂志的邓超看到了,凑近了说:“别忙着聊天了,马上要登机了。”

     
郑恺转头,“国际航班又不是不可以用手机。”

      
“恺恺,我们这回去欧洲是有正事儿要办的不是去玩的,你要休息好才行。”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超哥,你也不用天天说吧。”

         
邓超叹了口气,伸手揉了郑恺的头一把,“我还不是怕你......”

       
“都六年了超哥,早忘了好吗?”郑恺眼神闪了闪。

         
这时登机广播在候机大厅响起来,郑恺把手机放进背包里,两人一起走进VIP专用通道。
    
    
-
     
    
入座后,邓超递给郑恺一盒口香糖,“防止耳鸣。”

    
郑恺哼笑一声,“管好你自己吧,上回吐的人又不是我。”
   
     
 -
     
    
这时天空突然飘起了雨,还伴随着雷声。

       
郑恺轻轻摇了摇头,说:“看来这老天爷还真不想让我们平安到达。”

        
邓超闻言,立马正色道:“可别乱说,现在正是下春雨的时候。”

        
“我不就开玩笑吗,瞧把你吓得。”郑恺向上拉起窗户挡板,偏过头看着外面的雨景,神色复杂。

       
从机舱内隐隐能听到春雷的声音,他晃晃头,长长吐了一口气。

       
邓超注意到郑恺的异样,有些担忧地看着他,“恺恺,难受的话睡一会吧,到吃饭的点我叫你。”

        
郑恺点点头,“超哥你也多休息。”

    
-
     
     
城市另一头的陈赫感觉郑恺的确很忙的样子,于是也没再给他发消息。

      
他站起身,想把窗帘拉上,却停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

        
透过落地窗,可以完整地看到这个城市的夜景。北京的晚上是灯火通明的,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到处闪烁着。
     
    
-
     
    
这繁华迷乱的真实景色着实跟娱乐圈很像。

    
都是脸上带着面具假笑的人,只不过就比谁笑得好看罢了。

      
他的经纪人也不止一次劝他要懂得包装自己,但无奈他陈赫就只是一个对爵士音乐感兴趣的歌手,天生看不惯圈里的明争暗斗。

        
这性子一直使他倍受争议,喜欢他的就说这是真实,看不惯的就说是装。

        
他倒不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但他并不希望大众因为这些流言碎语对他产生先入为主的看法而进一步影响人们对他的歌曲的印象。

       
他只是单纯地想在这个爵士乐快要消亡的时代里,把爵士乐继续玩下去,以一种现代的方式传承下去,而已。
    
   
-
    
 
哗的一声,他一把拉上窗帘,面无表情。

   
 
tbc.

没错~赫赫人设参考了爱乐之城里的男主小塞( ¨̮ )
这个电影强推!!虽然结尾是虐orz

【赫恺】演员和歌手(1)

主赫恺,超恺友情向

结局he

       
Chapter1

周六晚上,陈赫像往常一样走进了酒吧。

  
他是这里的常客,所以服侍生也没去打扰他问他要什么饮料。陈赫坐到吧台旁的吧椅上,打算照例要一杯朗姆酒。
  
      
这时他注意到了吧台内的调酒师并不是原来的人,而换成了另一个人。

 
男人并不算很高,但身形修长,穿着一件黑色无袖体恤,戴着一顶黑色帽子,脸隐藏在微暗的光线下。

 
男人此时正专注于手中的酒杯,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目光。他的手指以技巧性的手势握着银勺快速地搅拌着杯中的冰块,随后轻轻拿起准备好的茶色洋酒,缓慢而均匀地注入酒杯,在洋酒注入三分之二的时候缓缓抬起,又迅速地支起吧勺,架在杯口上方,绵密的奶油顺着吧勺背面流入杯中,羽毛一样浮在酒面。
 

陈赫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打算再观察一会然后再点酒,毕竟美的事物转瞬而逝,多看一会型男又不吃亏。

 
男人戴着蓝牙耳机,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调酒的氛围当中,直到陈赫拿手敲了敲他面前的酒杯,才反应过来有客人要点酒。

 
郑恺摘下耳机,抬起头看向敲酒杯的人。
 

“这位先生,要喝什么?”
 

陈赫暗暗打量着郑恺,他一手支着下巴,“就你手上的那杯。”

 
郑恺微挑嘴角,“不好意思,这一杯已经有人预订了的。”

 
“没事儿,我到时候跟他说一下就行。”陈赫看着郑恺,跟他的目光直视。

  
郑恺的眼神往往会给人一种很锋利的感觉,陈赫自然也注意到了。
 
 
“预订的客人是酒吧的老板。”郑恺微微皱眉,总有些客人是不讲理的,他自然地把陈赫也分为了那类人。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来一杯朗姆酒。”

    
“只是朗姆酒?”

       
“嗯。”
 
       
郑恺有些惊讶,他不是没注意到这人对他投来的眼神中有多么不加修饰的玩味,所以他觉得这种人理应喜欢喝混合调成的不恭的鸡尾酒,没想到这个男人却点了一杯传统的天然酒。
      
        
  .       
      
“做了很多傻事?”陈赫看着郑恺露出来的胳膊,上面有不少的文身。

   
正在倒酒的郑恺闻言笑了笑,“许多傻事都是在酒吧里跟别人闲聊开始的。”

      
“那不妨接着聊下去。”陈赫开始对这个好看的男人感兴趣了。

       
“没什么好聊的。”

  
“你叫什么名字?”

  
“问别人名字之前,难道不是应该先介绍自己吗?”郑恺挑眉,他有点不想搭理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陈赫,我的名字。”陈赫接过酒杯,抿了一小口。

       
“郑恺。”
 

“我每个周末都来这儿,但是没见过你,你是新来的?”陈赫说完就有点后悔自己过于直接的表达。

         
“对,我周末来这玩玩儿。”郑恺说道。

         
“玩玩儿?”

   
“是,顺便赚点钱。”郑恺默默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面前的叫做陈赫的男人怎么那么啰嗦。

     
“你很好看。”

  
“夸男人应该说帅而不是说好看。”

   
“介意我问问你的微信号吗?”陈赫也不铺垫了。

       
“第一次见面,这么直接?”郑恺对这人直率的性格感到有些不适应,虽说他是喜欢男人,但还不至于看到个顺眼的就撩吧。

   
陈赫轻笑,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点开微信扫一扫,“我扫你?”

         
“我很少用微信的。”郑恺说道,“我没带手机,我告诉你我微信号吧。”
 

tbc.

恺恺:其实有想的,但是就是...嗯...反正...唉...
你不就是傲娇吗恺恺!!
可以说是傲娇本娇了👏👏

《我希望》 /赫恺


我希望能和你分到一样的宿舍,

我希望你的鞋子正好是我喜欢的颜色,

我希望我也能听你爱听的歌,

我希望我们能共同快乐。

我希望我看你的时候你也恰巧在凝视着我,

我希望我能一直在你身边,

我希望周围的人群永远都不要散。

我希望超市里打折的商品是我需要的,

我希望隔壁传来的钢琴声是你弹的,

我希望耳机里的蓝调你也喜欢。

我希望微博更新的每一条内容你都能看到,

我希望大学毕业后我们能一起工作,

我希望我们能一起讨论对面女生的发色。

我希望我的一生都很平凡,

我希望我能喜欢你。

                                     
                            ——写于2018.5.20晚

*

可以说是我心里的阑尾相处模式了😊

啊啊啊啊我爱Selina!!
可以说是超级神助攻了!!

【鹿犬】下雨的夜晚

#摸个甜段子

  
现在是凌晨一点,西里斯在黑夜里睁着眼睛,隐隐有些睡意,但头脑不知在固执地坚持些什么,不肯轻易地睡去。
屋外传来呼啸的风声,以及雨滴敲打在玻璃窗户上发出的响声。西里斯打了个哈欠,缩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在进入梦乡前,他微微笑着。
晚安,詹姆。

【赫恺】年少轻狂

*匆匆那年衍生

*苏凯×赵烨

ooc预警...清水微甜文

>>>

“苏凯,你不爱她。”他侧头,笃定地说道。

       
“你不也是。”淡淡的语气堵得赵烨说不出话来,却也无力反驳。
      
      
他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当年在树上刻下来的字,微叹了口气。

        
“你当初为什么要拒绝嘉茉?”赵烨低垂着头,看着脚下的青砖路面。

        
苏凯闻言,微启唇角:“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吗?”他抬头,阳光照得有些刺眼。

     
“嘁。”赵烨哼了一声,突然转身揪过苏凯的衣领,“她那么爱你你问什么要拒绝她?”赵烨喊得歇斯底里,震得头顶上的梧桐掉了几片叶子。

     
苏凯微微皱眉,拿开赵烨揪住他领子的手,“那你那么爱她她怎么不接受你呢?”

      
赵烨浑身一震,他恨不得捧在手心的人竟然在苏凯这里变得不值一提。“呵,我和嘉茉都俩备胎。”赵烨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别想了,都已经结婚的人了。”苏凯自嘲的耸了耸肩,用脚踢了踢路上的小石子,“走,咱们打球去!”

      
赵烨挑眉,一只手搭上苏凯的肩膀一同向熟悉的篮球场走去。“诶想不到你那时候居然是篮球队队长,你老婆肯定想不到吧。”

        
“你老婆肯定也想不到当年你那个逼样现在居然能混成一个大老板吧!”苏凯毫不客气地回嘴,脸上带着苏凯很久没见到的笑意。

      
“哈哈哈你可滚吧你,真不知道当年那些女生怎么会认为你是校草的。”想起林嘉茉对着苏凯犯花痴的样子,赵烨就嫉妒得牙痒痒。

         
“毕竟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苏凯得意地捋了捋头发。
          
到了久违的篮球场,两人看着打球的高中生,不禁感叹时间如梭。

         
“你还记得在这你把我的手撞骨折了吗?”

         
“谁让你故意挑衅的?”

         
“靠有本事来打一场!”

      
“打就打!”

       
两个衣着得体穿着皮鞋的男人在打篮球这件事的确有点奇怪,引得不少高中生驻足观望。过了那么多年,两人的球技丝毫不减,汗水马上打湿了衬衫,在相互防备的时候,“赵烨,你后悔过吗?”苏凯喘着气问道。

        
赵烨一愣,放松了警惕。苏凯趁着赵烨走神的空档,一把抢走他手里的球,快步跑到篮球框下,一个漂亮的勾手,球进了。

       
“我不曾后悔过。”伴着篮球碰撞地面的声音,赵烨坚定的声音传入苏凯的耳膜里。

         
“好巧,我也是。”苏凯拍了拍球,转身对赵烨说道。

      
“不打了,买雪糕去。”赵烨笑了,阳光下的他,眼神里仿佛有一片星空。

      
学校小卖部里,大妈看着赵烨手里的钱,为难道:“小伙子不是我不收,这钱现在都绝版了,你还是自己留着升值吧!”

      
“诶你挫不挫啊,多老的钱了都,还一块一块的!”苏凯嫌弃地看着那面值一元的纸币。

        
“你不懂,这是我当年专门为林嘉茉攒的sk钱。”赵烨攥了攥手。

       
“sk?”

      
“就是你啊,苏凯。”

       
苏凯微怔,接过赵烨手里的钱,果然左上方有两个字母。他低头,掩盖住眼中那一闪而现的复杂神色,笑道:“送给我呗?留个纪念。”

      
赵烨一愣,“算了,反正现在也用不了了,都给你吧。”

      
小卖部大妈看着两人,说道:“你们还买不买啊?”

    
“买买买,阿姨你别着急嘛。”苏凯按住赵烨掏钱的手,拿出钱包:“就当等价交换,你给我sk钱,我请你吃雪糕。”

     
“谁稀罕哪!”赵烨切了一声,眼中的笑意却溢于言表。

     
“我稀罕,”苏凯认真地盯着赵烨的眼睛,“那sk钱。”他补充到。

    
“你说话能不能一次性说完。”赵烨呼了一口气,掩饰住方才突然加快的心跳。

     
两人一边吃着雪糕,一边告别了母校。寂静的石路上,两人都没说话,静静地回味着当年的情景。

     
再见了,我的青春。

      
再见了,那些年里匆匆刻下的年少轻狂。
     

但我不悲伤,因为我不曾后悔。

        
End.